秋雨泫然

Thor❤Loki

【邰方】《误会》第六章 (完结)

故事有结局,生活却不曾停下脚步,岁月极美,在于它必然的流逝,希望在平行世界里,两个美好的人儿也会被生活善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链接:

第一章

第二章

第三章

第四章

第五章


接上篇

从射击场回来的路上已是傍晚时分,邰伟没有回局里报告,也没有告诉任何人,腰间别着局里配发的六四手枪和一把突击刀,脖子上挂了一把战术手电,就径直开向百鑫浴宫。

一下午的射击练习给了他自以为能够百步穿杨的错觉,此刻的他内心极端地平静,如释重负。

冬季的绿藤市黑夜降临得很早,当他迎着夕阳到达时,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。

百鑫浴宫位于城郊西面的一处空地,四面被低矮的城中村包围,唯它一栋高高耸立,从外观看来,已经废弃失修很久了,墙壁斑驳不堪,大门锈迹斑斑,不透一丝亮光,毫无半点生气,在暗夜里显得格外阴森。

从腰间拔出枪,打开手电,邰伟就准备独闯百鑫浴宫了。

大门的锁已损毁,脚轻轻一踹便开,灰尘混合着难闻的气味,呛得他直流泪,一楼是几间破旧的办公室,里面已经空无一物,只留下几只死老鼠的尸体昭示着这里曾经有过生命的迹象。沿着楼梯上了二楼,在走廊的尽头他发现了一个虚掩着门的房间,水泥地板上随处扔着几床破棉被,然而上面只有一层薄薄的浮尘,不像是丢弃很久的样子,一些旧的桌椅家具歪歪斜斜地搁置着,几个矿泉水瓶滚落得到处都是,像是逃跑得很仓促,还来不及收拾。

邰伟捡起地上散落的一根钢筋,探查着每一处,在手指敲过一面墙时,他发现这面墙竟然是空心的,不容分说,抡起钢筋棍就砸,墙面一点点剥落,直到露出一个大洞,邰伟眯眼朝里查看时,吓得手里的钢筋棍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。

他定了定神,拿起手电筒慢慢接近洞口,这时,一张惨白的人脸浮现了出来,胸口处被一把尖刀连同一本人民警察证一起穿刺了进去,证件上丁树成三个字早已被鲜血染红,在手电的照射下发着幽幽的光。

案情重大,必须报告边局,邰伟正要掏出手机打电话通报时,他忽然闻到了一股汽油味,还未来得及抬头,后脑勺就结结实实着了一记闷棍,眼前一黑便直挺挺倒了下去,没了意识。

等不到邰伟的方木随便扒了两口饭迷迷糊糊就躺下了,这些日子,他要把之前欠的觉全都补回来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没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干什么都白搭。

梦里的他自己独自开着车走在夜路上,突然听到前方邰伟的呼救,他惊得抬头,看到邰伟从一个大火弥漫的高楼上准备向下跳,“方木,救我!方木!!!”他急忙要下车营救,谁知车门竟莫名其妙打不开了,前后左右的门似乎都被施了法,无论他怎么摇晃就是纹丝不动,千钧一发之际,方木掏出手枪朝着车玻璃果断开了一枪,砰!枪声将他从梦中惊醒,他满头大汗地睁开眼睛,发现已是将近深夜,邰伟仍然没有回来,他拿起手机就给邰伟打电话,结果一直是无法接通,这时大壮的电话接踵而至,“方木,你快去百鑫浴宫看看吧,邰伟他……一个人去了那里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”

“什么?好好好,我现在马上就去”惊魂未定的方木一路开车狂奔过去。

路上的他脑中一片混沌,似乎还没有分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,他机械地握着方向盘,踩着油门,前几日去庙里上香请的护身符还挂在车前后视镜上,随着车身一摇一晃,方木把它摘下来,攒在手心里。

等他到了百鑫浴宫后,现场已经停满了警车,看到了方木的车,阿展急忙跑过来:“方木,刚接到报警说这里发生了火灾,我们就赶过来了,现场发现一具尸体,那尸体……”
没等阿展说完,方木看到两个同事正往外抬一具尸体,尸体上盖着白布单,从体型来看是一具男性尸体。

方木脑中嗡地闪爆了一颗原子弹,腿下一软,趔趄着就冲了过去,“邰伟?邰伟?!” 方木几乎带着哭腔扑向担架上的人,掀开白布露出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。

“哎哎哎,瞎喊什么呢,这呢,这么盼着我死啊,哥命大着呢” 方木的背后出现一阵熟悉的笑声,邰伟抱着受伤的胳膊,满脸挂彩地看着他,看到方木刚才接近崩溃的模样,他竟觉得煞是有趣,平地里那个稳重,高冷的方木不见了,看到他这么紧张在乎自己,邰伟感动地心头一热。

“你!”方木狠狠瞪了他一眼,冲上去不由分说地踹了他一脚,拽着他扭头就上了自己车,一路上隐忍着不发一言。

刚一回到宿舍,关了门,不顾邰伟受伤的手臂,方木一把把他推到墙角,“你一个人闯进去,你想干嘛啊?啊?你以为你是超人啊?凭你一个人就能端了贼窝是不是?你不是自以为是吗,你不是命大吗?我他妈现在就能弄死你你信不信?” 方木怒目圆睁,一路的担惊受怕此刻全部化为怒气疯狂砸向邰伟。

邰伟龇牙咧嘴抱着受伤的手臂,气不打一处来,“我早上给你打电话你接了吗?啊?除了泡妞你还干嘛了?好在我命大伤不重,不然你这一推得判你个过失杀人罪。我是死是活用不着你操心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的小女朋友吧。”

这时的方木才想起来,早晨手机里有邰伟的好几个未接,但当时他只注意到亚凡的信息,完全忘了邰伟要找他有什么事。“你胡说什么,哪来的女朋友,我把她当妹妹看,早上你一进来什么话都没说就出去了,我怎么知道你今天有这么紧急的任务。”

“行了吧,我只是想提醒提醒你,恋爱中的人一般都不知道脑子是干嘛使的,人家还是未成年,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!”邰伟不再看他,气呼呼地盯着窗外。

“你……!”

邰伟满腹委屈极了,休假期间,为了公务,差点丢了命,还负了伤,自己惊魂未定不说,还要挨骂受训,自己是个什么人物啊,绿藤市刑警队队长,除了局长,只有别人挨骂的份,而现在他却要乖乖地任由方木摆布,这小子今天早晨刚在自己心头捅了一刀,这会又来补刀,这算怎么回事。

想到这里,邰伟火气直窜云天,强忍着后脑勺和手臂的疼痛,对方木就是一通反击,“我为警队卖命,我什么回报都没有,还要在这里忍受你的无理取闹,别仗着我平时让着你你就蹬鼻子上脸,你看清楚,我是队长,你这是以下犯上,信不信我停了你的职!”

“好,我信,我不干了,这警察谁爱当谁当,成天担惊受怕,我受够了!”

眼看这阵仗再发展下去就要收不住了,邰伟忽的心软了起来,“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,我这不是没死嘛,你至于吗,警队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地方?”

方木看到他手臂上的鲜血从纱布里渗出来,染透了衣服,从衣柜里取出自己的棉衣,换下了邰伟血迹斑斑的警服。

他轻叹一声,瘫坐在床上,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兴奋,只有无尽的后怕,声音缓和了许多,“邰伟,我他妈要不是担心你,我吃饱了撑的对你发火?你要真死了,我怎么办,你有没有想过我,没有你,你让我一个人,怎么活下去……你怎么这么自私……”

邰伟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……

大概爱情最美好的时光就是暧昧的时期吧,有期待,有忐忑,有羞赧,也有烦恼,两个人有意无意地试探着对方的真心,因对方的一个关切欣喜不已,也因对方的一个会错意而苦恼不堪。爱情就是如此,折磨你玩弄你,你却心甘情愿乐此不疲……

邰伟看着方木满脸泪痕,张着嘴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原来,在方木心里,一直都是在乎自己的,想想刚才的有惊无险,他后怕得脊背一阵阵发凉。

方木意识到自己一时逞口舌之快,不小心吐露了心声,来不及等邰伟的反应便逃离了宿舍。

邰伟愣着神从墙壁上慢慢滑坐到地板上,一股暖流伴随着一阵狂喜从心头缓缓淌过。虽然此时的他灰头土脸,破衣烂衫,胳膊上还挂着彩,但这是他觉得最幸福的时刻,叫因祸得福不为过。

真爱无需多言,虽然方木并没有赤裸直白地说出什么来,但这已是他听过的最美的情话。

缓过神来,邰伟一个激灵爬起来,顾不上拍掉屁股上的尘土,拉开门就去找方木,他熟悉方木的习性,通常他只要思维受阻需要散散心找找灵感时,他都会去警局大院的一片银杏树林里散步。

走到银杏林一处曲径通幽的小道,果真看到方木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,邰伟没有叫他,快步上前,看到邰伟过来了方木先开了口“抱歉我太冲动了,这几天总是觉得精神不振,可能是因为之前去陈哲那里做了几次催眠,中途中断留下的后遗症吧。”

“没事没事,你没来警局之前啊,我经常一个人就跑去查案了,那时候无牵无挂,只有一身的肝胆正气,但是今天,你让我明白了,虽然我从前没有牵挂,但是现在,我有了。”

方木低下眼垂,努力搜罗着化解的词句,邰伟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。

“我其实一直都清楚自己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,虽然咱俩都是大老爷们,但是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,只是不敢对你说,我怕一说,就全完了,总觉得能维持住现状就挺好的,只要你在我眼巴跟前,我就挺知足的,真的。”

方木仍是低头沉默着,故事发展到现在让他始料未及。

“其实掰扯这么多,无非就是想好好跟你说一句……”

“我喜欢你”

邰伟抿着嘴,耳根烧得通红,胸脯里装的仿佛不是颗心而是台马达,突突的要跳出来似的。

说完这一句邰伟觉着才从窒息中缓过神来,定定地看着方木。

方木的嘴唇几乎要咬破了,始终没敢直视邰伟炽热的眼眸。

“生活啊,就是在不断的制造矛盾和解决矛盾中度过,可解决的远远没有制造的多”,邰伟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方木发着烫的面颊上亲了一口,“你看,我又制造了一个。”

“傻老爷们” 方木被他逗笑了,顾不上嗔怪他刚才的举动,笑得肩膀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。

“可我还想制造更多……”


一不做二不休,邰伟心一横用单手抱住了方木,把他紧紧环在了怀里,照着面前炙热的嘴唇就贴了过去,唇瓣相触,如胶似漆,如干柴遇了烈火,如久旱逢了甘霖。

萦绕在两个人心头的阴霾消散殆尽,守得云开见了月明。

“怜取眼前人”,这一次,方木信了佛的话。

评论(15)
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