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雨泫然

Thor❤Loki

【邰方】《误会》第五章


亚凡果然是助攻好手,别嫌弃她,到时候你们俩得排着队感谢她,嗯哼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接上篇


方木是个不信佛的人,他信科学,信逻辑,信一切的理性推理。

邰伟不以为然,他觉得人嘛,还是需要一点精神信仰的,哪怕是虚无缥缈的神佛。

“木木,哥告诉你,有位大师曾经说过,这科学到头了是哲学,哲学到头是宗教,宗教是一切学科的根源,爱因斯坦,牛顿晚年都去研究宗教了,为什么?因为科学解答不出来哲学的三大终极问题:我是谁,我从哪儿来,我要到哪儿去。科学能解释的东西基本上是能数的出来的,而世界上永远都有用科学解答不出来的问题,不能解释人精神的根本问题,满足不了人对于真理的追求。”

“呦呵,不错嘛,思想境界挺高啊,怎么我觉着这几天好像快不认识你了,受什么刺激了?”方木放下书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

“哪里哪里,我是向你看齐,艺多不压身嘛,咱不能只做个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人吧,哥觉得跟你在一起,有时候不用说话都能被你的文艺气息感染,自然就受你影响多读了几本书呗,人常言腹有诗书气自华,你难道没有发现哥最近越来越像个诗人了么。”

“诗人没看出来,就觉得最近厨艺有长进,马上就能变成个合格的伙夫。”方木说完躲在书堆后窃窃地偷笑。

元旦刚刚到来,一大早邰伟就非要拉着方木去庙里求签,祈求一年的好运,拗不过他只得跟他同去,一路开到大觉寺的门口,为了抢烧头炷香,众多的香客竟然在天未亮时就蜂拥而至,队伍一直排到了大门口。

好不容易排到了跟前,方木拿起签筒学着邰伟的样子抽到了一只,只见上面卦辞有云:“一向年光有限身,等闲离别易销魂,酒筵歌席莫辞频,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。不如怜取眼前人。”方木挑挑眉,心想或许佛的旨意在于让我及时行乐,活在当下吧。

方木要看邰伟的时,他已经把抽到的签又放回签筒里。

“嗨,庙里的一般都是上上签,保佑你顺风顺意呗,没什么可看的,我也就求个安慰,管它上面写什么。你的呢?”

“说是让我怜取眼前人,可我又没求姻缘。” 方木耸耸肩。

眼前人……邰伟立即想到方木最近聊得很频繁的手机,哪家的姑娘要是嫁给了他,那可是绝对的好福气,转念他又掐掉这个不愉快的联想。

“得嘞,新年第一天上香抽签就为讨个好彩头,目的达到,牵马回程。”邰伟拉着他就往停车场走。

“马?咱哪来的马,悍马还是宝马?”方木打趣他道。

“咱的马比可比它们跑得都快,哎你看看你看看,这毛色,这体型,纯正的汗血马自达。”邰伟拍了拍车窗户,一脸得意跟自豪。

“切,吹吧你就。”

“路险马嬴人行急,失群军卒困相当,滩高风浪船棹破,日暮花残天降霜。”

邰伟一路回顾着自己刚抽到的签文,一眼掠过,句句透着凶险之相,此签语为:此卦船破下滩之象,凡事险阻提防也。下下签无疑,转念一想,警察这个行当,尤其是刑警,每天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,说没危险才是扯淡,他相信好人有好报,就算每次危难重重,也会逢凶化吉。

元旦第二天,非法代孕的案子有了新进展,百鑫浴宫这个地方的嫌疑很大,邰伟收到消息后,不放心交给他人处理,主动向边局提出由自己带队调查。他起了个大早,未叫醒方木便急匆匆赶向局里。

快到晌午时,一脸惺忪的方木拿起手机,看到亚凡半个小时前发来的讯息:“方木哥哥,学校放假了,我给你带了点我亲手做的饼干,就在你宿舍楼下。” 元月份的绿藤,漫天阴霾,寒风呼啸,方木急忙抓起一件外套就冲下了楼,果然看到了小小的亚凡在楼下冻得鼻头通红,一直搓着双手在原地等待,他的心里抱歉极了,叫了声亚凡,就赶忙招呼她上楼。

“今天局里没任务,我贪睡了会,没看到你发的信息,实在是该死,冻坏了吧” 方木忙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,接过了她手里的饼干盒。

“没关系,我也是刚到一会,我给你发信息的时候我才刚出门。”亚凡看到他一脸的歉意和刚刚睡醒的鸡窝头,只觉好笑和温暖,虽然自己刚刚差点被冻僵。

亚凡头一次看到方木宿舍的样子,对每一处都很好奇。

“这就是你的宿舍啊,你和别人合住吗?”

“是啊,跟你邰伟叔叔,你见过他的。”

“是那个留着小胡子,抓坏人很厉害的叔叔?”

“对啊,不过他才不厉害,真正厉害的是你方木哥哥,我是头脑专家,他啊,接到我的指令后才动手抓坏人。”

“那我在这里没关系吗,万一他一会回来……”

“没关系,他又不会吃了你,别担心,这里我说了算。”方木拍着胸脯向亚凡保证。

“对了,我自己做的,你尝尝吧。”

说着,亚凡打开了那个精致的铁盒,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心形的饼干,

“做了一晚上呢,快尝一块。”

“啊,好漂亮,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。”

方木拿起一块,浓浓的奶香溢满口腔,又酥又甜,作为一名资深吃货,他一边大快朵颐,一边大大夸赞着心灵手巧的亚凡。不一会,就消灭了半盒。

“你还没吃午饭吧,我这也来不及做了,这样,你先在这等一会,我下楼去给你买,很快的。”方木说着就要拿外套出门。

亚凡站起来,拉住了方木,突然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。

“方木哥哥,我不饿,你别走。”看方木愣住了,亚凡继续说,

“其实,从那天之后,我心里就一直特别忐忑,我还没有听到你真正对我说那句话,所以,我不确定,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,我是不是你女朋友……”

“亚凡……”
“我……”

方木被亚凡的举动惊住了,他没料到亚凡在爱情这件事上是如此的勇敢。他一时语塞,心里五味杂陈,不知该如何回应,任由她一直抱着自己。

这时,宿舍门突然开了,邰伟急切地喊着方木,风风火火地进来,正准备把百鑫浴宫的事告诉他,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惊得嘶的一声就弹跳着退了出来,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们了”扭头抬脚便走。

亚凡羞涩地放开了手,低头不语。

“对不起亚凡,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,我先送你回去”方木此时竟有些感谢邰伟意外帮自己解了围。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坐车回去,路我很熟,你快去忙自己的吧”
亚凡不顾方木挽留,背着包就出了门。

邰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大门,甚至想不起来刚刚下楼碰见同事时是怎么打的招呼,他这会坐在车子的驾驶室里,心烦意乱。

手机的未解之谜终于有了答案,果然是他妈的谈恋爱了。但这个答案他一点也不愿知道,只会徒增烦恼罢了。

有什么了不起,大丈夫能屈能伸,作为一名刑警队长,人生信条是为国效力,为民请命,儿女情长的事算什么,鸡毛蒜皮不值一提。

邰伟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通之后,仍未得到解脱,他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,感觉心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了一把,脑中噼里啪啦浮现了几个字,我失恋了。随机又抹杀了这个荒谬的想法,压根就没恋,何谈什么失恋。沉闷的驾驶室使人焦躁不安,连呼吸都变得粘滞起来,邰伟觉得自己需要一桶冰水从头到脚浇个通透方可重新活过来。

点火,启动。他并没有去淋冰水而是把车开到了射击场。冬季午后的露天射击场除了管理员空无一人,邰伟朝着靶子咣咣发射着子弹,动作干脆利落,一点也不拖泥带水。他把所有的不快和郁闷都附着在子弹上,看着它们一发发射中靶心,心里别提多畅快。邰伟觉得这种解压醒脑方式太他妈有用了,从头到脚甚至到心脏,都凉得透透的。

评论(4)

热度(42)